​時・隧

來時的路
 

我喜歡影像勝過文字,對於文字的感覺始終不及影像來的直覺與存粹,手指一按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即被具現在影像,而純粹又即時,毫無保留的呈現出那一刻的我。